“在中华文明的早期,曾经面临过史无前例的灭顶之灾,还好扛了过去,延续了下来。从最初的小部落到如今的泱大国,我们的祖先呈现了文明的生命力。 ”

史前大灾难

谁能想到中华文明在萌芽时期,人类抵御风险能力最低的时候曾遭遇过史前大灾难,差点被断了根。

远在夏朝还没出现的公元前1900年左右,早期中华文明所在的黄河流域出现了空前绝后的大灾难,龙山时代黄河流域不同地区的主要聚落在在大范围社会崩溃和突变中纷纷迅速衰落废弃,黄河流域的人口减少幅度甚至远超之后黑死病肆虐的欧洲,而后者是世界史文字记载中最为黑暗的篇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上古大洪水肆虐

据考古研究发现,从龙山文化向二里头文化的过渡时期的公元前1900年前后,黄河积石峡山体滑坡形成了一个储水量120-170亿立方米的超级堰塞湖,之后迅速产生规模浩大的溃坝洪水,一路扫荡黄河沿岸地区,“九州於塞,四渎壅闭”。(经过现代的推算模拟+现场考察,推算出这场大洪水的峰值流量为40万立方米每秒,是公元前9700年至今地球已知的第一大洪水。)

也就是说,这场超级洪水及引发的次生灾害,造成的社会大崩溃使当时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人口减少了90%,聚落总面积缩减了80%。其后果是龙山时代的文明特征在物质层面荡然无存,从日常生活用具的形制到主要聚落的地理位置都发生了空前的变化,各聚落早期发展起来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也一并灰飞烟灭。可以想像一下,大灾难后中华文明剩余的人口和聚落,散布在大地上,像一锅汤里撒胡椒面一样。这场大灾难波及范围甚广,几乎给早期中华文明带来了灭顶之灾,造成了持续百年的文明衰弱时期。

幸存者仅二

只有两个地方因为地理位置关系,劫后余生并将文明火种传承与延续:以现在甘青地区为主的额济纳河交流区和贺兰山以东以石峁遗址为中心的黄土高原及其周边地区。但是在100年后出现的气候环境干冷恶化还是导致石峁最终难以为继。

此劫之后,黄河流域经历了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和政治经济重组,二里头遗址在黄河岸边崛起,形成了一个很可能是中华文明首个早期国家。

文明之后的危机,除了抗战之外,少有能和这次文明之前的危机相提并论的了。

伟大、磅礴

中华文明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古代世界四大文明中的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和古印度文明都未能经受起历史的考验,湮灭在了历史长河中,被冠以“古”字,只有中华文明历经沧桑磨难而不倒,顽强延续了下来,伟大、磅礴、百劫不死!

首页社会